• The Pride of Afirca

    2013-06-19

  •  photo IMG_0126.jpg

  • 夜航西飞

    2013-06-16

     photo IMG_0044.jpg

  • 当战线拉得太长,常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在我真正的行程志出来前,我这发散的思维又进行了无数次:「你才去了短短几天,有什么好写的?」VS 「不管别人如何,你把所见所想记录下来就好。」之间的斡旋。

    我常常会太自以为是地认为这些东西会对谁产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影响或是读后感,其实总是忘了本质:这只是我的吐槽馆。写出能让自己多久以后也能满意畅读的东西,就是它们存在的最主要意义,其它都不重要。

    其实我闲扯废话的能力比正经说话好得多,生活真是不遂人愿。


    在跟随廖老师之前,「走出门」对我而言大抵只是闲来坐上大巴钻到甘孜腹地,在乡城格桑哥哥家里的白藏房住下,逗逗家里数不清的猫,送两个小朋友上学,到定波拜谒下上师。或者重复每年必不可少的路线,沿着成昆线(当年雅西还没通车)南下冕宁,在财家过有阳光的异地寻常生活。最多就是终于冲动爬上各种长途大巴,从318一路到拉萨。也就是这些不足为奇的伎俩,却不知为何使周围的朋友们对我形成了一种「不明觉厉/“天地也不能把你锁住”」的态度,真是枉承大家谬赞。

    每思及此,总是不知如何形容投得恩师的喜悦。让我爱上了咔嚓这件事,结识了许多以我这样宅女自由业者无法认识的各色人物,还有学会了许多潜移默化的人间常识。
    谢谢老师。

    也是因为如此奇妙的际遇,让我在成年懂了一些事后以一种不寻常的角度再次走出去,见识了尼泊尔,圆了印度梦1号,更居然踏上了非洲的土地,非洲!
    谢谢老师,跪地,磕头。



    哎,果然偏题了。